天籁小说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公子高想了好一会,才疑惑的问自己的师父:“谪仙是从楚地来的,他就会帮我了吗?这是什么道理?”

申纶有点无奈的看着公子高,自己这个徒弟,资质确实差了一点。c∮八c∮八c∮读c∮书,⌒o≈如果换成胡亥或者伏尧,这时候早就想明白了。

不过公子高有个好处,就是比较听话。

于是申纶耐心的解释说:“任何人,只要他来到人世间,必定都是有父母的。多半还有兄弟。而他的父母,同样也有兄弟,如此一来,就会有一个庞大的宗族。”

“你现在是会稽王,谪仙肯定希望,你能对他在楚地的宗族照顾一二。如此一来,他自然会与你交好了。”

公子高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又疑惑的说:“我听人说,谪仙似乎是孤儿,没有父母兄弟。”

申纶有点无奈:“没有亲人,总有恩人吧?一个孤儿,能长这么大,必定受过不少人的恩惠吧?”

公子高哦了一声,又干笑着说:“徒儿看谪仙的为人,恐怕也没多少恩人。他这种人,平日吃饭,多半靠偷靠抢,不是靠接济。”

申纶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有理,那咱们就找他的仇人好了,帮他报仇。”

公子高拍了拍手,兴奋的说道:“谪仙的仇人,应该有不少。”

这两个人商量了一阵,觉得事不宜迟,于是结伴到了商君别院,来向谪仙请教。

进门的时候,申纶花大价钱,为公子高办了一个会员,直接办成了子侄辈的。

进了门之后,公子高很纳闷的对申纶说道:“师父,为何要办这个会员?我不日就要去楚地了,这商君别院,来不了几趟。优惠的那些钱,恐怕还不如办会员花出去的多。”

申纶说道:“这就是你目光短浅了。为师岂是为了省那几万钱?为师要的是这个身份。你做了谪仙的子侄,谁还敢欺负你?”

“伏尧是谪仙的徒弟,你又是伏尧的兄长。你做了谪仙的子侄,也不丢人。”

公子高点了点头,说道:“师父高明啊。”

申纶呵呵笑了一声,心想:我若真的高明,岂会让你去楚地为王?为师无能啊。

两人由狗剩领着,很快到了李水的房间。

李水正在和李信大吃大喝,苍夫站在不远处,正在报账。

申纶和公子高不敢打扰,远远的站在旁边等着。

只听苍夫说:“本月,我商君别院共接待来访者,二百余人次。收获五千万钱。其中有门票钱,有酒水,有饮食,有听曲……有如厕……”

公子高听得咋舌:如厕也要交钱?这也太黑了。

申纶则想:即便如此,也有这么多人来商君别院拜访?谪仙高人啊。

紧接着,苍夫又说道:“除此之外,农家乐的收入,占了一成多。小人认为,这农家乐可以大力发展下去。”

李信在旁边好奇的问道:“这农家乐,是何物?”

李水解释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与农人同乐。达官贵人到了我商君别院之后,难免要去农田中看一看,这样看来看去,难免就要手痒。→八→八读书,↓o≥于是他们交钱之后,可以体验耕田一个时辰,或者除草,捉虫等等活动。”

李信都听傻了:“这些人莫不是疯了?为何要做农活?嫌自己过的不够安逸吗?”

李水呵呵笑了一声:“两个原因,有些年轻的人,确实是图新鲜,一时手痒。还有些年长的大臣,是想要营造出与民同乐的氛围来。要知道我大秦以耕战立国。农事乃重中之重。天子尚且亲耕劝农。这些大臣花点钱,象征性地做点农活。回去之后,就可以吹嘘了,或许可以得到上官的赏识,升升官也说不定。”

李信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门道。不过槐兄,人家帮你干活,你还要收费,是不是太黑了。”

李信的话,算是说到众人的心坎里了。申纶和公子高都在内心深处使劲点了点头。

李水心不在焉的说道:“李兄你有所不知啊。我商君别院,讲究的是以仙术种田。水、肥、土、苗,那都是有讲究的。精耕细作,比别人多产出数倍。”

“结果那些达官贵人,笨手笨脚,狗屁不会。本来一块田可以产粮一石,被他们一折腾,只能产粮一斗。这差价算谁的?他们是帮我干活吗?分明是来搞破坏的。我当然要收钱了,否则岂不是赔死了?”

李信信服的点了点头:“合理,很合理。槐兄思虑周详,很严密啊。”

好容易等李水和苍夫算完了账,申纶和公子高终于有机会走上前去说话了。

公子高很乖巧,向李水行了一礼,说道:“小侄拜见叔父。”

李水顿时愣了,心想:这家伙谁啊,谁是他叔父?

申纶见李水一脸茫然,于是干咳了一声,解释说:“此乃伏尧公子的兄长,公子高,按照辈分,是谪仙的侄儿。”

李水哦了一声,没说话。

申纶又说:“方才在进入商君别院的时候,公子高已经办了会员,做了谪仙的子侄。”

李水一听这话,连忙站起来说道:“哎呀呀,贤侄快入座。”

李信有点无奈的看着李水:要不要把不要脸做的这么明显?

公子高和申纶一脸感慨的坐下来了。

申纶看了看公子高,向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尽快说正事。

于是公子高清了清嗓子,一脸扭捏的说道:“叔父,小侄被封为会稽王,不日便要去楚地了。”

李水一脸纳闷的看着他,心想: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公子高见李水没反应,心里也有点没底。他只好又重复了一遍:“叔父,小侄要入楚地为王了?”

李水心里咯噔一声:这该不会是来威胁我的吧?他们知道我是从楚地来的,知道我以前有可能受了项梁的指使,所以来敲诈我?

想到这里,李水不动声色的说道:“嗯,去便去吧,为何要告诉本仙啊。”

李水说完之后,暗暗的佩服自己。毕竟刚才神色如常,半点慌张之态都没有。

李水不慌,公子高有点慌了,这和自己预想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啊,怎么谪仙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公子高求助似的看了看自己的师父。

申纶有点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亲自出马,向李水说道:“谪仙,不知道你在楚地,还有没有亲人。”

李水一听这话,顿时勃然变色:威胁,绝对是chi o裸的威胁。

于是他断然说道:“没有,本仙是孤儿。”

申纶哦了一声,又说道:“那有没有什么恩人呢?比如……曾经受过什么人的恩惠。”

李水很警惕的看了申纶一眼,幽幽地说道:“也没有。”

申纶有些失望,最后很努力的问道:“那仇人呢?仇人总有吧?”

李水憋着一股火气问道:“你究竟想要如何?”

申纶见李水面色不快,心里有点打鼓,他不知道自己那句话得罪李水了。不过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在下,在下是想。我和公子高,不日就要去楚地了。楚地毕竟是谪仙的家乡。或许我们可以顺便查访一下。能找到谪仙的亲人最好,找不到的话,也可以找到恩人,如果找不到,也可以找仇人……”

李水听到这里,顿时勃然大怒:怎么?你还想查我的老底?

他拍案而起,大声说道:“你们两个,莫非被王翦收买了?”

公子高和申纶吓得魂不附体,连连摇头,说道:“哪有此事啊,我们与王氏素无来往啊。”

李水目光炯炯:“若不是王氏的人,那就是项梁的人了?”

公子高和申纶吓得脸都白了,以往谪仙诬陷人谋反,总还有个过程,还要铺垫一下,怎么现在连铺垫都不用了?

李信在旁边看的很认真,心想:莫非这就是厚颜无耻的最高境界?说你谋反就谋反,连理由都不用找?

公子高很哀伤的说道:“谪仙,小侄冤枉啊。小侄是大秦宗室,那项梁是反贼。小侄怎么会与他串通呢?这不是自己反自己吗?”

李水微微一愣,心想:这倒也是。

于是他问道:“你既然不是项梁的人,也不是王氏的人。莫非是赵高的人?”

公子高连连摇头:“小侄仰慕谪仙为人,怎么会与谪仙的仇人交好。”

李水纳闷的说道:“这就怪了,你既然想要与我交好,为何威胁我?”

公子高很无辜的说道:“小侄何时威胁谪仙了?小侄哪敢威胁谪仙?”

李水好奇的问道:“那你在这里说什么替我找亲人,找仇人,这是什么意思?”

公子高和申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有点茫然,不知道李水这是什么脑回路。怎么问问他有没有亲人,就变成威胁他了?

两个人费尽唇舌,说的嘴都干了。总算让李水相信,他们俩只是想讨好谪仙而已。

李水松了口气,重新坐下来,对他们说道:“你们两个也真是的,有话直说便好了,非要拐弯抹角,制造些误会。”

申纶和公子高都一脸苦笑。

事情已经说开了,申纶和公子高就一脸紧张的看着李水,说道:“谪仙,我们数月之内,便要去楚地了,楚地向来不太平,这一去,如何保命啊。谪仙熟悉楚地,在那边想必也有些根基,不知道能不能施以援手,救我等一命。”

李水感慨的说道:“楚地歹人多啊。似我这种出淤泥而不染者,少之又少。”

申纶和公子高都连连点头。

李水又说道:“你们到了楚地之后,只要记住一条。呆在王府之中,不要出来。楚人说的话,一概不听,楚人做的事,一概不信。尽量与楚人保持距离,最好永远不要接近他们。”

公子高和申纶都傻了。

申纶犹豫着说道:“这一次,公子高是要镇守楚地的。这……不与楚人接触,如何镇守?整日龟缩在王府之中,可行吗?不需要捉拿盗贼,搜捕反贼吗?”

李水淡淡的说道:“怎么?你们二人的韬略胜过项梁?你们带兵打仗的本事,可以胜过项氏?”

申纶和公子高都摇了摇头。

李水说道:“这就对了。你们到了楚地之后,必然是反贼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连zao fan都敢,巴不得要杀了你们呢。”

“楚地豪强,盘根错节。表面上与你们吃吃喝喝,也许暗地里就与反贼交好。你们若当真要捉拿反贼,也许刚刚出门,便被人得知消息,半路中了埋伏。”

申纶和公子高一听这话,脸都吓白了,连连点头。

李水又说道:“当然了,这还是比较好的情况。”

公子高胆战心惊的说道:“被人杀了,还是比较好的?”

李水呵呵一笑:“这个自然。要知道反贼为何迟迟不zao fan?无非是实力不够。他们或许在楚地有号召力,可是在楚地之外的六国呢?在关中呢?”

“而你们两个去了之后,对于他们来说,算是天赐良机啊。也许反贼会抓了你们,将你们软禁起来。然后用你公子高的名义,发号施令。”

“比如说,遵奉你公子高为主,清君侧,诛佞臣。然后率领大军,杀奔咸阳。要知道,师出有名,这个名义可太重要了,他们有了你公子高,就有了这个名义。有些心怀鬼胎,是非不分的混蛋,就会被他们挟裹着铤而走险。”

“这样看来,你只有两个结果。其一,反贼赢了,杀到咸阳,灭了我大秦。到那时候,你这个公子没有用处了,便会被人杀掉,而反贼做了天下之主。”

“第二个结果,反贼败了。你被朝廷大军擒获。到那时候,你说你不是反贼,你是胁迫的,有人肯信吗?”

“无论是哪种情况,你都要变成了乱臣贼子,将来写入史书当中,遗臭万年了。”

公子高顿时急哭了。

李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所以,你到了会稽之后,立刻让手下的卫兵,选择一处地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地方,牢牢守住,你就在那里建王府。王府不图舒适,只求便于守卫。然后你龟缩在里面,任何人都不要见。等着朝廷大军到来,在楚地捉拿反贼。等局势安定之后,再出来露面。”

公子高和申纶连连点头,极为感激的说道:“若非谪仙,我二人要变成不忠不孝之人了。谪仙放心,我们到了楚地之后,便据险而守。那些楚人,一个都不见,一个都不信。”

李水满意的点了点头。11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