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江大哥,你回头吧。”花千骨看着徐徐收功的江缺,忍不住说道。

江缺“……”

自己又没做错什么,回什么头?

他倒是有点懵了。

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进来了?”

他记得和花千骨之间是断绝了以往种种,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

如今他心绪平静,再无波澜起伏,只当花千骨是他生命中的一次过客罢了。

正如那句佛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他和花千骨本来就不应该有交集,如今不过是空惹尘埃罢了。

“江大哥,你变了。”花千骨摇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江缺的话。

“这句话你早就说过。”江缺风轻云淡地道“谁不是在变呢,谁又不是在成长了,你来劝我收手,又何尝不是一种变呢。”

天下万事万物都在变。

更何况是人呢。

“我要突破十重天,但蜀山的功法并不完善,所以我便来借阅,求道之路谁也不能阻我。”江缺摇摇头。

哪怕是花千骨也不行。

她是对他有救命之恩,但那种恩情已经还了,还了很多。

“可是世尊他们并没有同意你借阅。”花千骨瞪目道。

“所以他们太狭隘了。”江缺风轻云淡道“天下强者为尊,他们空有神功而不得护,自是应当自食恶果。”

长留高高在上多年,也直接或间接地创造了不少冤案,白子画或许并不清楚。

但这种情况一定有。

“江大哥,你……你这是强词夺理!”花千骨怒目而视地道“长留的功法是属于长留的,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强取?”

她看不懂。

似乎已经劝不动江缺了,“以前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江大哥已经不见了。”

“是。”江缺并不否认。

花千骨“……”

回答得这么肯定,让她好不伤心,好不愤怒。

为什么都变了。

“糖宝现在怎么样?”花千骨又问道。

“很好,不必担心。”江缺淡淡地说道“他在蜀山比在长留好,未来的成就也未可量。”

糖宝自然是跟着他好,这点花千骨也不敢否认,只是她都好久没有看到过糖宝了,有些想念。

“你可以随时回蜀山去看她,但不能带走,她的路还很长。”江缺淡淡地说道“对了,糖宝现在已经化成人形了。”

“好。”花千骨点点头。

“那你先出去吧。”江缺微笑着,“本座还想再修炼一下,长留山上灵气充裕,正好用于修行。”

免得被摩严和笙箫默他们浪费了,反正这些人也用不到。

“江大哥,你真的不能放过长留,放过尊上吗?”花千骨突然说道。

神色有些黯然。

她同样郁闷得紧,江缺几次三番和长留发生冲突,和尊上白子画发生矛盾。

花千骨有点不知该相信谁了,也不知夹在中间如何选择。

江缺“……”

“呵呵。”江缺微微一笑,“小骨,其实你才是那个一直在变得人。”

他从来没把白子画放在心上过,也从未把长留放在心上,他只是一个过客。

所以也懒得去解释什么。

他神色阴暗,淡笑道“小骨,你走吧,过一段时间我就要离开了,你好好修炼,多保重吧。”

花千骨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至于江缺说的要离开,她也没介意,只当是江缺想去个远点的地方罢了。

她从未想过江缺这一去就是永别,再也见不到那种。

“苦海无边回头无岸。”江缺幽幽的声音旋即传出来,“可谁在苦海中,谁又在岸边呢?

苦海的定义标准是什么,又是谁制定的。

你只看到了表象,却没有发现实际本质,回去好好修炼吧。”

走到门口的花千骨面色一抽,江缺的话她有些听不太懂,也有点懵。

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藏功阁外。

摩严和笙箫默神色不佳地看着,老脸尽是不满,“要是有子画在,这凶人绝对不敢如此欺我长留!”

可恶!

笙箫默同样觉得烦躁,“曾经我们长留是多么辉煌霸气,威临天下,守护天下正义。

有子画师兄在的时候更是令天下都向往崇拜,可如今子画师兄一失踪什么牛鬼蛇神都钻出来了。”

让他觉得落差感太大,有点气愤。

凭什么你江缺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随意来取他们长留的藏功阁。

“可是我们并没有什么办法。”落十一心头一落,语气极为沮丧地说道。

那江缺凶人太可恶。

可偏偏他们不知道怎么办,打又打不过,他又能怎么办。

是啊。

没办法啊。

他们能有什么办法,白子画已经失踪好几天了,他们甚至不敢确定白子画还在不在人世。

任何方式方法都没有作用,只能很悲惨地活着。

“等他出来吧,希望……”摩严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大家就看到花千骨出来了。

“师兄,你说花千骨能够劝说得了吗?”笙箫默好奇地问道。

神色有些迷茫。

“不好说。”摩严摇摇头,“那凶人谁的话可能都不会听,不过花千骨乃是他旧人,想必……”

“世尊、儒尊,对不起,弟子……弟子没能劝说动。”花千骨沮丧着神情。

她并没有成功。

摩严“……”

顿时一下子就怔在原地,有些阴沉发毛,“行了,你先下去吧。”

摩严挥手说道,显得有些不耐烦。

他突然觉得长留门都陷入了苦海中,弱者似乎就是原罪,就应当被打。

“唉,算了。”笙箫默在一旁叹息道“师兄,等那凶人出来我们好好与他说道吧,把他先送走再说,至于其他事情等找到子画师兄再谈吧。”

“好。”摩严不得不点头。

他也是没办法。

虽然是笙箫默和白子画的师兄,可他的实力顶多和笙箫默持平。

“落十一,你安排下去,若那凶人出来了,我长留弟子任何人都不得阻拦,让他离去。”摩严开口吩咐道。

“是,师尊。”落十一点头应下,心中也是长长叹息。

看来有实力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可惜……

自己并没有实力。

这就比较尴尬了。

他落十一也修炼几百上千年了,但实力真的不行,也就勉强可以收点徒弟。

其他的还不成。

东莱山。

一间茅草屋内。

白子画面色复杂地看着如凡人媳妇一般做饭的夏紫薰,心情有些别样怪异。

他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在拒绝夏紫薰,但这段时间来做回一个凡人似乎也习惯了。

“抛开了所有追求的东西,抛开了心心念念的正道,抛开了一切,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普通又平凡的生活,似乎真的很不错。”

如果是以前他哪有心情享受这些生活?

“这难道就是矫情?”白子画暗暗沉思着。

一旁的夏紫薰脸上洋溢着深深的幸福,“子画,晚上你想吃点什么?”

“做点你喜欢吃的吧。”白子画说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也不知道长留怎么样了……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