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正值饭点的饭堂忙碌不已,林婉系上自己做的简易围裙,就开始了第一天的饭堂任务——点菜上菜!

饭堂有免费的饭菜,但也有花费灵石另外点的灵膳,林婉要负责的就是这些灵膳。

虽然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但不代表她不擅长这个,林婉客气的微笑着,颇有几分钰瑶的感觉。

吃饭的高峰期很快就过去,林婉收了围裙跟饭堂执事告别,执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冲她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林婉身上挂着的令符有灵力一闪而过,她将神识探入检查,发现多了三点功绩。

功绩点用处很多,宗门持有的一些法器、法术,甚至丹药都可以消耗功绩点来兑换,林玩笑的眉眼弯弯,可是人生中第一次赚到钱呢。

正要离开时林婉突然想到,陈俏开饭前就跑去送饭现在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吃了没。这样想着林婉就回了饭堂,花灵石点了两道灵膳用食盒装好,这才哼着歌往住处走去。

刚要踏进院门,迎面扑来的混乱灵气让林婉心中警铃大作,她侧身闪过一道直直劈来的剑气,皱紧眉头。

什么人居然在外门弟子的住处斗法?轻巧的放下食盒躲在门边,林婉从储物袋里捏出一张符咒在身前防御着。她没有陈俏那么能打,所以上次的事件过后就备了些符箓在身上。

使用起来很方便,注入灵力就可以了,林婉闭眼放出神识探去,探到自己房门口后猛的睁大了眼睛!

浑身是血站不起来的小黑猫!满脸得意的流鸢!还有两名执剑欲刺下的外门弟子!

她瞬间催动防御符咒闪身进去,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挡住了两人的长剑,只是那张符咒并不足以挡住全部的剑势,长剑穿透符咒激发的黄色灵气盾,浅浅的刺入林婉的身体。

痛!林婉闷哼一身捞起地上的小黑猫就想跑,她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先逃了再说!

流鸢见她带着猫想跑,冷笑一声甩出一把符咒,一道道半人高的土墙拔地而起,硬生生的挡住了她的去路。

林婉心中焦躁不已,要是能御剑就好了,现在的她完全逃不出去!

眼见三人逐渐逼近,林婉心一横,把浑身是血的黑猫小心的放进怀里,一拍储物袋飞出一排符咒浮在身前,既然逃不掉那就打!

流鸢眼中阴霾笼罩,就差一点!只要把这黑猫打成重伤她就能强行和它签订灵契,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她说了算!咬牙看着林婉,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讨人厌!

她冷笑一声,手一挥也祭出一把符咒,要拼符咒她可不会输!

林婉心中一沉,对方的符咒张张都是高阶符咒,随便被哪一张打到要么死要么重伤,她眯了眯眼,活着不容易,但想要她死也不容易!

赌一把!林婉目光一敛,率先甩出四张符咒,素手掐决,四道灵力急急射入符中。

受到灵力激发的符咒微微颤动,一张飞驰而上化为满天灵雨落下,却在半途猛的变成一根根透明冰针对着流鸢直直刺下!

一张却是冲着旁边两个执剑弟子飞去,化为一堵火墙拦住他们上前的步伐。

流鸢嘲讽道:“飞雨术?你这种低阶符咒连我家的鸡都杀不死。”

话音刚落流鸢一扬手也甩出一张符咒,她得意的说道:“让你看看高阶法术是什么样子!做个有见识的鬼!”

同样是飞雨术,流鸢激发出来的法术威力比林婉大了不止一星半点,手指粗的冰针闪过锋利的光芒朝林婉激射而去。

一张、两张、三张,林婉足足激发了三张护盾符咒才勉强挡下了这次攻击,但是磅礴的灵气还是搅乱了她体内灵力的运行,林婉喉头一阵腥甜,有鲜血从嘴角渗出。

流鸢此时心情大好,她假意同情的看着林婉,穷鬼修炼真可怜,天赋不好又没有资源,捏着几张低阶符咒就敢跟她对上,真是不自量力!

看着林婉依旧倔强的朝她扔出符咒,流鸢不耐烦的甩出一道道灵力震开她的符咒,明知道这种低阶符咒不管用还要一次次的丢过来,真是惹人厌烦!

握了五张高阶法术符咒在手上,流鸢原本可爱的脸蛋上尽是狰狞,这一次,看你还挡不挡得住!

林婉面无惧色,只是一张张的扔出符咒,有的甚至还没激发就掉在了地上,眼见流鸢拿出了五张高阶符咒她丝毫不理会,只专心的丢她的符咒。

五张高阶符咒齐齐飞出,炫目的各色光芒无情的朝着林婉飞去,一顿狂轰滥炸后四周浓烟滚滚,入目皆是满目疮痍,连带着那两名执剑弟子也收到了不小的冲击。

这是个疯子吧!其中一名执剑弟子暗骂了一句,要不是想巴结她爹,谁愿意跟着她作威作福!

为了一只猫儿,连她爹的上品阵盘都偷出来了,煞费心机的隔开周围,怕灵气混乱引起注意,要不然怎么至今都没有人发现他们在这私斗!

幸好离得远,不然就要跟那位可怜的师妹一样,灰飞烟灭了吧。

黑烟逐渐散去,围住林婉的土墙早已在高阶法术的攻击下荡然无存,四周都是散落的碎石块和庭院里花木的残枝。

就在这些残骸当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抱头蜷缩,浑身都被飞溅的泥沙覆盖,手上紧紧的握着一支已经碎裂的碧玉发簪,全无气息,不知生死。

陈俏踏进院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她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心脏猛的收缩,陈俏全身的血液都冲上头顶,她双眼赤红,整个人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流鸢看着她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上次被这个野蛮人丢出去的恐惧已经刻入内心深处,她努力冷静下来,嘴上却继续火上添油说道:“哎呀,你回来的正好,还来得及给她收尸~”

陈俏怒到极点已经面无表情,她随手拎起一块巴掌大的砖石,一步步朝流鸢走去。

辱她偷盗。

欺她弱小。

伤她亲人。

权势压人。

明明是花样年华,却毫无教养,一副蛇蝎心肠。

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有一个能力超脱的父亲,就如此肆无忌惮。

这个世界没有天理,没有公道。

若世人只畏惧强者,那我就成为强者。

眼睁睁看着陈俏一步步走来,双眼赤红宛如地狱里踏出的修罗一般神情可怖,流鸢顿时慌神,她打出一道道灵力箭,试图阻止陈俏前进。

将灵力聚集在手臂上,陈俏抬手挥开着一道道中看不中用的灵气箭,距离流鸢还有十个身位时,陈俏突然发动攻击猛冲而去!

灵力聚集于手中的砖石,对着流鸢当头拍下!

我妈妈教我尊礼守法。

林婉拉我出歧途,教我好好学习。

可我现在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妈妈,也不是每个人都有亲人。

砖石猛的落下,流鸢身上的法衣闪过一丝华彩,挡下了这一击,她眼中闪过惊恐,冲着那两个看戏的执剑弟子大喊道:“快解开阵法给我爹传讯!”

陈俏扔掉被震碎的砖石,一脚绊倒流鸢,像地痞无赖一样骑在她身上,一拳一拳的朝她门面砸了下去。

流鸢身上戴着不少防御法器,一阵阵华光如涟漪一般荡开,阻挡着陈俏的攻击,法器反震将她关节伤的鲜血淋漓,而陈俏却像感觉不到痛苦一样,只是一拳又一拳的砸下。

见她居然这种不要命的打法,流鸢惊恐的尖叫,这个疯子是真的要杀她!她被压的动弹不得,只能转头冲着那笨手笨脚的两人不停怒吼叫,让他们快一点。

她有预感,要是她爹再不来救她今天也许就要死在这个疯子手上了!

不知疼痛不觉疲惫,陈俏木然着脸,拳头如雨点般砸下。终于,流鸢身上最后一个防御法器出现一道裂痕,随后碎裂开来。

陈俏停下攻击,如三岁稚子一般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仿佛看到心仪的玩具一般咯咯的笑着:“终于碎了啊,还有吗?”

此时的流鸢还不知道,这个诡异的笑容会变成她一生的噩梦。她只是惊恐的大喊大叫,陈俏握拳的右手关节已经露出森森白骨,滴下的血正滴滴答答的落在流鸢脸上。

“如果没有的话,我要开始咯!”陈俏的笑容天真而诡异,扬起的拳头遮蔽了日光,阴影投在流鸢脸上,陈俏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

这一拳带着劈山拦海的气势猛然落下,流鸢尖叫一声身上闪过刺眼金光,这是她爹在她体内封入的保命法术,在危机时候可以挡下金丹期大能的全力一击,此时却被陈俏一拳激发!

浑厚的气劲将陈俏弹开,与此同时正在闭关修炼的灵通子也感应到自己留给女儿的护体金光被激发,心下大惊,原本体内运行流畅的灵气瞬间变得狂躁,在体内到处乱窜,他猛的吐出一口鲜血,草草结束修炼急忙出关朝女儿寻去。

陈俏被弹开后流鸢急忙起身掏出符咒,恶狠狠的朝陈俏甩去,黄泉路上你们结伴同行吧!

符咒刚脱手,就听一声厉喝:“阵起!”六道水流冲天而起,将流鸢死死缠在半空,而她甩去的符咒没有被灵力激发,像废纸一样轻轻飘落在地。

林婉挣扎的起身,顾不上惋惜碎裂的玉簪,踉跄着向陈俏奔去。

陈俏双目失神,身体僵硬的就要爬起来朝流鸢走去,林婉死死的拉着她,不停的轻拍她的脸颊呼唤她的名字。

见陈俏毫无反应,林婉急的不行,不顾身体的疼痛强行抱住她,哭喊着叫她快点醒过来。

小黑猫此时逐渐恢复神智,它一看陈俏这个状态大惊失色,艰难的吐出一串佛珠手串急急的对林婉说道:“她这是要入魔了!快点给她带上这个!”

林婉瞳孔猛的一缩,二话不说接过佛珠就往陈俏手腕套去,看到她手背上皮开肉绽露出的森然白骨,再看她此时双眼赤红脸色木然,毫无表情,林婉顿时泣不成声。

不是这样的,陈俏是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的人,笑的时候眉眼弯弯,露出一口大白牙;怒的时候柳眉倒竖,满脸都写着不爽;难过的时候撅巴了嘴,谁都不理;开心的时候神采飞扬,会丝毫不顾形象的粗旷大笑。

而不是像眼前这样,像没有灵魂的木偶,机械而麻木。

林婉一边哭一边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给她套上佛珠。手串被戴上后散发出柔和的金光,一点点驱散陈俏眼中的赤红。

灵通子终于赶到,看到此处一片狼藉他心里咯噔一下,再看到女儿毫发无损的被水柱锁在半空终于放下心来。

他脸色微沉看着陈俏和林婉两人,眼中闪过无数念头。

此事确实是鸢儿不对,这梁子算是结下了,为了防止后患,不如…

察觉到灵通子散发出的杀气,林婉抱着陈俏嘲讽道:“前辈想杀我们?也是,自己女儿不争气,都把上品法阵给她了都解决不了我二人,所以决定亲自出手?”

见灵通子脸色越发不善,林婉却笑了:“撇去因果心魔先不说,就您家这个小废物的惹祸频率之高,怕不是要杀净天下人吧。”

“今日你欺我二人修为底下,可以随意拿捏,他日惹到大能修士,前辈是否还能遇神杀神,遇魔斩魔?”

林婉一边冷笑着,一边暗自操纵一张符咒往流鸢后背贴去,这点微弱的灵力波动没有引起灵通子的注意,此时他脸色青白交错,心中两个念头不停交战。

杀,还是不杀?

林婉见符咒已到位,眼眸中闪过一丝决然,她轻轻把陈俏扶着躺下,把伤痕累累的黑猫放在她身旁,自己站起身来,目光傲而无畏

灵通子终于下定决心,他温和的对着林婉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自会好好管教流鸢——”

话音未落已经持剑袭来,温和的神色荡然无存,灵通子满脸狰狞:“只是你二人留不得!”

林婉面色无惧,心里已经清楚这父女俩都是什么样的货色,她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笑容,瞬间催动流鸢背上的咒法,只见半空中的流鸢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瞬移到了林婉身前,她惊恐的看着父亲刺来的长剑失声大喊:“爹!”

灵通子剑势迅猛,这一剑刺出就不打算停下,此时他脸色大变,强行欲收回剑招。

林婉苍白的小脸自流鸢脑后探出,如索命冤魂一般诡异,她咧嘴一笑,对上灵通子惊惧的目光,无声的冲他做了个口型。

去。

死。

下一秒竟然用力一推,流鸢只感到后背一股大力袭来,自己身体就直直的扑上父亲刺来的长剑。

灵通子剑势太凶,他只来得及收回七成力道,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剑刺入女儿身体,灵通子痛苦低吼:“不!!!”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