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不过这点对李毅还好,毕竟这魔煞执念是李毅前身执念所化,与自己本就是一体,在操纵上天生可以做到如臂驱使。

“我会在这里划一个活动区域,以后你就待在这里,等我收集完材料再进行重新炼制。”

心念一动,四周的空间形成壁垒,虽然扩大了范围,但依旧是一处牢笼,将魔煞执念牢牢的困在此处。

李毅并没有离开,反而转身去了其他位置。

此时的灵药圃再次有了极大的转变,从南山那群妖怪身上得来的灵药让整个灵药圃再次有着极大的变革,至少目前已经对得起‘圃’这个字,化为真正的药材。

星辰蓝,寒冰箭草,腐骨灵花,青龙参,蚀心菇,千金藤,幻心草、千幻伽蓝,九尾龙葵花、芝雪草,云霖花、望断秋肠露、魔心草、天心花、仙灵果、紫火花、落英花、龙象角、凝露草、乌舌兰、玉珊瑚、地炎胆……

虽然有很多都是重复的,但不可否认从这七个妖怪身上搜索的灵药要比李毅这整整一年来搜索的还要多,这也是李毅继续保留自己这个妖怪身份的原因。

“灵药已经成圃,下面就是需要丹方来炼丹了。”

“地仙界想要拜师学艺太难,而且唯有三清道统才是正统,最好能够拜那些天地间的大神为师,不然早晚要麻烦。”

“如此,那就只能去诸天万界了。”李毅喃喃自语道。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间元宵节已到,积雪已经慢慢融化,刚刚过去的年味还没有散去,街道上又挂起了各种各样的花灯。

烟花爆竹燃放,大量的人群被吸引到街道上,一股热闹的气氛蒙散开来,尤其是对那些年轻的男女更是吸引异常,在这一天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搞暧昧。

“娘,今天是元宵节,外面有好多灯会,我们出去赏花灯吧!”

刚吃过晚饭心悦就抱着李陈氏的手臂大肆的摇晃,撒娇的说道。

李陈氏摆了摆手,低头依旧绣着自己的花,口中说道“我就不去了,让你哥陪你去吧,外面人太多,实在不适合我这种老婆子去。”

“娘哪里老了,你看依旧这么年轻,像个小姑娘一样。”

李陈氏白了心悦一眼,在其脑袋上打了一小巴掌,笑骂道“你这小猴子,赶紧滚吧!”

说完又抬头对李毅说道“毅儿,你就带心悦去玩吧,记得早点回来。”

“好的娘。”

李毅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兴奋的心悦迈步走出家门。

不过走了两步就已走到大街之上,而且还是最热闹的那条大街。

“哇,好多人啊!哥你看,那花灯真漂亮。”

整个街道上到处都是挂着花灯,有条件有手艺的挂着各式各样的彩灯,鱼头灯、兔子灯、青蛙灯、甚至做成龙灯。

至于那些没条件没手艺的,都是用各种彩色的纸作为灯罩糊起来,在黑夜中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路边的那些小孩更是挥舞着手中的烟花,或是提着各种各样的灯笼街道上穿梭,嬉戏打闹。

“哥,哥,快这边,这边有喷火的。”心悦兴奋的拉着李毅在人群中穿梭。

“来啦来啦,不要急。”

“哥,你快点儿,怎么这么慢。”

不一会的时间,心悦左手拿着糖葫芦,右手提着一个兔子灯,脸上的笑容更是连牙齿都盖不住了。

李毅有些无语道“刚刚不是刚吃过晚饭吗,怎么又吃起来了?”

“好吃啊,要不你尝尝。”

李毅撇了撇嘴道“算啦,我就不给你这小孩子抢东西吃了。”

以前李毅说心悦是小孩子,她肯定会跟李毅顶点过来,不过现在,想要买东西都是李毅掏钱,低声嘟囔一句便继续迈步往前走。

“来一来,看一看啦,灯谜大会开始了,我们这里只比三轮,如果有人先猜中了一题二题,就可以直接进入三题,赢了的就可以得到最最最名贵的花灯一盏。”

一个中年的老板举着锣大声的吆喝,而在他边摆放着一盏宝塔的灯笼,这灯笼通体暗绿,高至少有五十公分,做工细腻,棱角分明,蜡烛的燃烧更是透着些许光明,远远望去就真的像一座宝塔一般。

心悦双眼放光的看着这盏灯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兔子灯,拉着李毅兴奋的说道“哥,哥,我要这个,我要这个,实在太漂亮了。”

老板继续说道“不过就算屈居第二也没关系,也可以得到上好的兰花一株。”

李毅看的分明,那兰花的确是经人精心呵护所养成,就算卖也要卖个五两银子,这老板今日的确是大出血呀!

李毅拍了拍心悦的脑袋,宠溺的说道“好,看哥怎么把花灯给你赢过来。”

看到气氛渲染的差不多了,中年老板将挂在灯笼上的纸轻轻一掀,其上的字也在灯光下映入众人的眼帘。

“请看,这个灯谜叫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打一个字。”

心悦晃着李毅的手臂,兴奋的大声说道“哥,谜语出来了,快猜,快猜。”

一旁的那些观众也在低头思索,眉心紧皱,思索这个谜语到底是什么。

李毅轻轻一笑,前世李毅可是看过谜语大全这本书的,所谓的灯谜在那书里都快被翻烂了,关键是那些穿越小说的主角都是靠这个来装逼的,没想到今日咱也能装一回。

迈步向前,口中大声说道“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这个字是‘日’……”

“日。”

在李毅说出这个字之时,另一侧同样也想起声音,而且两人说的都是一样的。

众人下意识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心悦则是大声喊道“这是我哥先说出来的,是我哥赢了,你们都听到了吗,是我哥先说出来的谜底。”

人群散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李毅面前,确定刘子固带着阿绣姑娘与花月迈步走了过来。

刘子固手握折扇,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对着李毅抱拳道“子固见过李兄。”

李毅笑着拱了拱手“子固。”

一旁的阿绣姑娘也赶紧道了一个万福,声音极为柔和。

“见过李公子。”

“阿绣姑娘好。”

花月也是笑脸盈盈的对着李毅说道“好久不见,李公子。”

在看到花月时,李毅的双目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光,不过依旧回礼道“花月姑娘。”

看到来的都是熟人,心悦虽然有些不爽,但家教良好的她依旧对着三人行礼。

“见过子固哥哥,阿绣姐姐,花月姐姐,”

三人也一一回礼。

一旁的中年老板笑呵呵的对两人说道“刚刚的灯谜,两位公子同时猜出来,不知是否还要继续?”

“当然要继续,我还在等着我哥给我赢过来那个花灯呢,是吧,哥。”心悦道。

刘子固笑了笑说道“难得李兄有如此雅兴,再下去不与争夺了。”

“那倒不用,这花灯本就是争夺而来,要真是少了人那就没意思了,子固请便。”

“就是,我哥可是举人,这小小的灯谜对他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心悦嘟着嘴道。

花月也是眼前一亮,笑盈盈的说道“这么一说,我对着灯谜也感兴趣了,不如我们比一比。”

“请。”

“请。”

老板看到众人已经协商好,也是哈哈大笑,揭开第二个灯谜,大声的念道“这第二个灯谜就是‘白蛇过江,头顶一轮红日’,打一件物品,一件我们常用的物品。”

老板的话刚落音,三个方向同时传来三个声音,异口同声的说道“油灯。”

李毅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脸上尽是笑容。

“哥,为什么是油灯?”心悦疑惑不解。

一旁的阿绣姑娘也是面露疑惑。

“白蛇指的是灯芯,过江指的是灯油,至于头顶一轮红日指的是火焰,所以说谜底是油灯。”李毅解释道。

“好,三位果然厉害,连破了两道谜题,下面还有最后一道,只要成了就可以领走今天的奖品,下面我揭开最后一道谜题。”

说完老板直接揭开灯笼上的薄纸。

“这第三道灯谜叫‘青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谜底也是打一件物品,众位请了。”

这道题同样难倒了众人,比之前的那道油灯更要难,心悦三人不断思索,但抓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

“李兄可是猜到了?”刘子固晃了晃手中的折扇笑着问道。

李毅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反问道“子固,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李兄请说。”

李毅指了指四周还没有完全融化的积雪道“这年味还没有散去,积雪依旧没有完全融化,天气最不能说是冰冷刺骨吧!但也是寒风依旧,能不能告诉我你拿着折扇干什么?嫌自己不够冷吗?”

刘子固“(σ;Д)σ。”

刘子固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正在摇晃的折扇也停了下来,下意识的将其收入袖中。

看透不说透,这个时候扇扇子不就是为了装逼吗,尤其是两边还有两个大美女存在。

不过李毅的一句话让他实在是装不下去,一旁的花月三人也是捂嘴偷笑。

“两位公子可猜出来灯谜?”老板笑着对着二人问道。

“猜出来了,谜底是秤。”

“秤。”

李毅,刘子固二人同时回答。

“哎呀,我早该想出来的,青龙挂壁,秤不就是挂在墙上吗,身披万点金星,就是身上那些金店,真笨,这么简单都没有猜出来。”花月懊恼不已。

“李兄不愧是举人,当真是好思维,好学识。”刘子固轻声说道。

李毅却是眉心轻皱,这句话听着像是在称赞自己,但仔细想来就会发现这是在讽刺,讽刺自己身为举人却与他一个秀才不相上下。

李毅再次打量了一眼刘子固,外形依旧是恭谦有礼,但透过双眼就能看到他那眼神中的桀骜。

李毅心中也是一片腻歪,妈蛋,之前还在因为阿绣姑娘那个约法三章的事有些感觉对不住他,现在想想,呵,自己出的这个主意还是有些轻了。

灯笼的老板却是一脸的苦恼,略带歉意的说道“两位客人真是抱歉,这灯谜是我请一位老先生所出,本以为三道灯谜已经很难了,应该可以决出胜负,只是没想到两位公子大才,竟然将三道灯谜全部破开,在下……在下实在不知如何判决啊!”

刘子固却转身对着李毅笑着说道“李兄,这第一就赠与李兄吧,心悦小姐可是对着灯笼很喜欢,在下也不夺人所好。”

一番话惹的众人对他点了点头,一旁的阿绣姑娘更是双目充满爱慕,君子成人之美,不夺人所好,眼前的不就是君子之行吗,自己的确是没有看错人。

第一赠予我,呵,李毅心中冷笑一声,这狗东西真是打的好算盘啊!

信不信今晚灯会结束之后,满大街的人都会流传济世堂的李举人在灯谜上输于一个秀才,而且还是这秀才故意相赠。

这是想拿我当垫脚石啊!

李毅轻轻一笑,继续说道“相赠就不必了,心悦喜欢这灯笼,更多的是喜欢我给她赢来的,如此才有意义,这样吧,既然三道灯谜已破没有后续,不如我们就各自出谜,让对方来破,如此来决胜负如何?”

心悦听后开心的大声说道“这个好,这个好,就用这个办法。”

花月也是眼前一亮说道“不错,如此才能体现对方的能力,我也赞成这个方法。”

刘子固思考一阵“那好,就用这个方法,李兄请出题。”

李毅摇了摇头道“方法是我想的,为防止作弊,就有子固先出题吧!”

刘子固也没推脱,点了点头,原地迈了几步,脑海中快速思索,不过须臾时间。

“有了,我的灯谜是‘元宵灯话’”刘子固笑着说道“打一成语,李兄,请。”

谜题一出,四周围观的众人都是一脸的兴奋,大部分人都是快速的思考这个谜题,不过一听这四个字却是满脸的呆滞。

元宵灯话?

什么鬼?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